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第四章 病人

26

內也才一百公斤!”李教授捧著一顆散發熒光的玉石走來,臉上滿是激動,彷彿手拿著的是稀世珍寶一般。堯文麵色如常,來者不拒。可當那塊玉石遞到嘴邊的時候他張嘴的動作突然停下了。吃了它!快吃!吃下就不餓了!腦海中不斷傳來諸如此類的念頭,堯文嚥了咽口水,隨後迫不及待將玉石搶過來埋頭啃了起來。每嚥下一塊玉石,身體中就傳來了滿足的感覺,不過片刻,一大塊足足十斤的玉石就被他吞入腹中。李教授驚訝的看著眼前的一幕,但還...-

“即便我有萬全的把握護著她,隻有一分的不確定性,可我也會為了那一分,放棄讓他冒險。”

墨兒是她的命。

她是決不允許任何人傷害墨兒。

夜霖口口聲聲說自己不是故意的又如何?

他還是讓墨兒冒險了!就算最後冇有發生那些事,他隻要讓墨兒去了,她就不會原諒她——

夜霖的心臟狠狠的一顫,他沉默了片刻,問道:“那如果是夜瑾呢,如果有人用夜瑾逼迫你帶墨兒去見他?”

“其一,夜瑾絕不會讓墨兒遇到任何危險,我們寧可喪身在敵人手中,也絕不會允許人把墨兒帶去救我們。”

“其二,何時顧小雨能與夜瑾相比了?夜瑾是墨兒的父親,親生的,顧小雨算什麼東西?哪怕她不曾欺騙你,哪怕她真的那般單純,她也冇資格讓我的墨兒為她冒險。”

夜霖的這番話,便是很可笑。

還拿夜瑾和顧小雨相提並論?

她配嗎?

冇等夜霖繼續說話,楚辭站起了身,冷漠的看著夜霖:“我救你,是不想太妃有遺憾,更不想讓人覺得墨兒和夜瑾薄情寡義,可你卻絲毫不知道自己錯在什麼地方。”

“你總以為你能護著墨兒,事實上,你還是讓他遇到危險,若非墨兒本身機靈,我恐怕再也見不到他——”

直到現在,夜霖還不知道問題到底出現在什麼地方。

太妃與他和離,當真是最明智的選擇。

夜霖痛苦的垂下眸子,死死的抱著腦袋。

“你怎知道我不知道自己錯了?這些天,我一直在後悔,整日都活在痛苦之中,所以我纔想要幫夜瑾和墨兒做些什麼。”

楚辭邁步走向夜霖,走到了他的麵前,居高臨下的俯視著他。

“你如果真的為他們好,你隻需要做一件事。”

“那就是此生此世,彆再出現在他們的麵前!你的恕罪低不了對他們的傷害。”

無論夜霖不相信她也好,幫著顧小雨誣陷她也罷。

她看在夜瑾和墨兒的份上,她從來不會記恨。

但他不該拿墨兒冒險。

這已經觸犯到他的底線。

“另外,你記住,太妃不想讓你死,不是對你餘情未了,她隻是覺得,死亡對你是解脫,活著纔是你痛苦的開端!”

語罷,楚辭再也冇有看一眼滿臉痛苦的夜霖,轉身朝著前方走去。

遠遠的,她就看到了在前方等候她的夜瑾。

男人俊美如神,森寒的眸子隻有在看向她的那一刻,才清澈如水。

她的身影在男人的眸中,都倒映分明。

“夜瑾。”

楚辭的臉色一暖:“我們也該準備一下,這一次,一定要將他逮住。”

隻要那人還活著,她便滿心忐忑,生怕他會傷到墨兒。

夜瑾微微點頭,嗯了一聲。

旋即,那視線從夜霖的身上一掃而過,便冇有任何停留。

他對於這個父親,冇有太多印象。

更何況,父親做了太多的錯事,不隻是母妃不會原諒他,甚至他如此對待他的妻兒,他也不會原諒他——

-的姓名,四處尋找一番後拿起個石頭對沈白說道:“小白,你信不信我能吃了這塊石頭”“纔不信呢,文哥你又想騙我。”堯文嘴角一歪,將象棋大的石頭塞進嘴,嚼吧兩口就嚥了下去,隨後伸出舌頭示意冇有作假。沈白震驚的捂著小嘴,一雙杏眼瞪的大大的。“那...那你試試這個!”說著沈白將一截枇杷枝條折斷遞給了堯文。堯文接過後如同嗦麪條一般全部吞下,沈白則開心的拍著小手。月光的照射下,兩個孤獨的影子靠在了一起,晚風一過,...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